页面载入中...

当前位置:首页>教育资讯>教育头条>正文

山脚下小学校仅两学生 35岁编外女教师坚守14年

时间:2013-11-22 11:40:19来源:山西新闻网-山西晚报 我要评论(0)
字号:T|T
原平市中阳乡南神头村,有一个位于山脚下的小学校,学校里仅有一名小学学生、一名幼儿班学生。今年35岁的编外教师刘国花,已经在此坚守14年,既是南神头小学的“校长”,又是该校的代课教师。一校、一师、两生,在此演绎着一个“平凡”的故事。
标签:学校 外编 女教师 坚守 贫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原平市中阳乡南神头村,有一个位于山脚下的小学校,学校里仅有一名小学学生、一名幼儿班学生。今年35岁的编外教师刘国花,已经在此坚守14年,既是南神头小学的“校长”,又是该校的代课教师。一校、一师、两生,在此演绎着一个“平凡”的故事。

自告奋勇代课

南神头村位于原平市东北方向约20里,名不见经传,村内户籍人口仅有406人,常居人口不足260人。

近日,记者走进村中看到,一个被村民称为“北泉山”的山脊迎面而立,翻新而建的南神头小学就坐落在山脚。校门外堆着一堆玉米,校园内水泥高台上是一排作为教室和图书屋的5间正房,房前有两株老树。此时,中间的一间教室里传出老师的领读声。

从玻璃窗望去,只有一名女教师和两名学生。不足15平方米的教室内生着火炉,黑板上书写着23课《假如》,以及“我有一枝马良的神笔……”等内容,讲台前除了有几张老旧的课桌凳外,几乎没有什么教学器械。

眼前这位戴着眼镜、文质彬彬的老师叫刘国花,今年35岁,是学校的“校长”,也是这里唯一的教师,在这儿教学已近14年。教室内的小女孩今年8周岁,读二年级。小男孩今年刚4周岁,是幼儿班学生。

上完课,刘国花和记者就在教室里聊了起来。提起从教之路,刘国花回忆道,1999年她高中毕业,有一天,当时村里的老支书刘长春找到她们几个高中刚毕业的女孩说:“学校的英语老师邢老师快要临产了,你们谁能替她代课?咱村穷啊,工资每月只有100元。”面对这个并不诱人的任务,刘国花自告奋勇地说:“我能”。

“当年我对赚钱还没什么概念,只知道山村的贫穷和人才的匮乏,更想到了娃娃们不能没老师给上英语课。”当年学校给刘国花的任务是教四五年级的英语。那时学校里一共有4名老师,近50个学生。刘国花一代课就代到了年底,她带的班级经过统考,成绩还不错。

2003年,撤点并校,为此村里的家长们忧心忡忡,生怕村里从此会没有了学校。经过上级部门综合考量,这个学校留下了,刘国花放弃外出求学深造,留在山村小学专心当起“代教”。

工资很低她还自费一万多元“充电”

也就是从2003年开始,南神头小学四五年级因为缺少师资被撤,村里的老师随之减少了一名。2004年9月,一名老师突发脑溢血走了,2008年5月校长又查出了胰腺癌,从此学校的所有教学任务都扛在了刘国花肩上。还未来得及喘口气,2009年3月,校长被病魔夺走了生命。追悼会上,刘国花发自肺腑地说,要像校长一样兢兢业业地把教育事业继续做下去,让校长安心走好。

教了多年书,刘国花始终觉得自己不是科班出身,总想再上个中专、大专“充电”。2011年,正好太原幼儿师范学校招收应往届毕业生,年龄也从往年的25岁以下放宽到35岁以下。刘国花准备自费在职就读。有亲戚知道她没钱读书,就劝她说算了吧,都三十出头的人了还学啥。但刘国花的丈夫支持她的决定,当年合计全部费用得15000元,这对刘国花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数目,用她的话说这么多年攒下的工资加在一起也未必够,但当年夫妻两人四处筹借,咬着牙上了学。

刘国花所在村小学是离联校最远的小学,多年来无论风雪天还是雷雨天,联校的会她没有迟到过一次,因开会误了课周六、日还要补起来。2011年,刘国花的工资是每月500元,之后增加到每月600元,现在是每月700元。在联校一次全体教师大会上,联校校长温卿华还口头任命她为南神头小学“校长”。虽然工资依然很低,虽然“校长”这个角色几乎没有人愿意担当,但这份口头的鼓励,让刘国花觉得“很珍贵”,成为坚持下去的动力。

身边的那些感动和骄傲

事实上,刘国花的心中一直存着一份“感动”,她说:“没丈夫和家人的帮助,我也许无法坚守至今。”在她的记忆里,严冬,烟筒满了,孩子们太小,她一个人又没法倒,丈夫倒;炭块太大,她力气小打不碎,丈夫打;联校通知开会时间太急,她按时去不了,丈夫送;自己的孩子年幼顾不上带,得家人帮……

刘国花也曾有过失落,也曾感到过疲惫,也有过走出山村的念想,但2011年初冬,中阳乡新任联校校长温卿华的到来给了她很大的鼓励和帮助,“温校长上任联校后第一次联校会议,温校长第一个就问我有啥困难,会后还问我从村里到联校有近30里,那么远的路是怎么去的。当得知是丈夫送我去开会,就执意要见见这个在背后支持我的男人。”

刘国花最大的“骄傲”,是自己教过的学生。刘国花说,有两个孩子从小失去母亲,但很爱劳动,校园的清洁离不开他俩;一个男生去别的学校上学4年了,节假日回来还要回校看看有啥可以干的活儿;一个姓李的同学教师节给她寄来卡片,这份情谊让她感到了温暖。她珍藏着许多孩子在节日里为她制作的小卡片,这些表达着孩子们对她的深情厚谊。刘国花说:“这几年村里考上大学的孩子们越来越多了,我感到特有成就感,我不会再为自己的理想无法实现而失落,因为我的学生们会代我放飞所有梦想”。现在南神头村小学仅留下了至二年级的班级设置,近年来村内给负责免费供电,联校给提供了采暖的炭……刘国花说:“虽然如今村里的孩子越来越少了,但只要有一个,我就会坚守”。

随着社会的变化,现在已经不是能上学的问题,而是能让孩子接受更好教育的问题,许多贫困山区的中小学办学条件依然窘迫,需要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,需要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希望学校的后续支持中而献力献策,让希望学校的孩子们能够看到“希望”。智乐园教育网

 

 

更多中小学教育资讯请点击:http://www.zhly.cn/education

分享到:
用户评论
 
你还可以输入  140  个汉字

评论信息:共有 0 条评论信息

TOP